为了磊白重新开站。
不好勾搭,别勾搭
之前的坑,暂时作废。

【磊白】一个没头没尾的短打2

*磊白

*临太太的速涂约好的段子@荷兰豆少女 

*剧情瞎编写来自己爽的

*国际惯例圈地自萌

白敬亭的经纪人给他接了一个口红广告,甚至没有跟他商量一下,只是等到签完合约到了快拍摄广告的前一天晚上才跟白敬亭提了一句:“哦,你明天有个口红广告要拍,记得回去保养一下,早点睡,特别是唇部保养,一定要保持好的状态哈。”然后把他往保姆车里一塞就跑路了,只剩下白敬亭坐在行驶中的保姆车里一面懵比。

消化掉这个突如其来的消息之后,白敬亭下意识的摸摸自己的嘴唇,按道理不应该是因为自己的小泪痣去拍点腮红啊眼镜啊之类的代言广告么,怎么会有人找自己拍口红广告,在白敬亭的百思不得其解中,保姆车已经按平时的效率把他送到家了。...

【磊白】一个没头没尾的短打

*磊白

*非现实

*国际惯例圈地自萌


吴磊收到白敬亭的简讯的时候正在老师的办公室里做着卷子。
背面朝上放在桌子上的手机一震动,他随意将手机反过来瞥了一眼屏幕之后,也不管老师甩过来的眼刀,直接拿起手机解锁。

“来帮我搬家。”白敬亭的简讯风格跟以往一样简单粗暴,仅仅5个字就看的吴磊瞬间没有了做卷子的心情,他来不及回复简讯,快速的把卷子一收,焦急的就想朝办公室外面跑。还没来得及跑出去,班主任就站在了门口堵住了去路。

“吴磊,你去哪,卷子做完了么?”听到班主任的话,吴磊只得按下心中的焦躁,从脸上挤出一个笑容看着老师。

“是这样的,老班,我突然有了急事,需要立刻赶过去,我把卷子带回家做,明天带来给您看,可...

【分割线】关注我的朋友请注意

此号为了写追星同人重新开张
之前的坑暂时不更新,如果有更新会一下子全部放完,不想关注我的朋友可以取消关注了哦!

【苍毒】为守 001

为何而守,守而为何?

001

  曲辞刚刚从大地圣坛回来的时候,在圣兽潭看到一一团漆黑的东西浮在水面上,还把她吓了一跳,她小心翼翼的挪过去,还专门让呱太去踹了两脚那个漆黑的东西,呱太似乎用的劲有点大,就一脚就把那团东西踹翻了一个面。

  曲辞这才发现那团漆黑的东西是一个人,服装并不是苗域风格,一身黑色的盔甲,看起来就非常的重,等曲辞走近了,她才闻到一股淡淡的血腥味,那个人身边的水颜色都变得浑浊了。曲辞看了看,那个人还活着,但是被踹的那么狠他都没醒过来,应该是彻底晕了而不是演戏。

  应该是刚掉下来吧,不然这个血腥味早就把四周的嗜血鳄吸引过来了。曲辞也不知道自己原来会遇到这种奇遇,也许是...

人格污染2-01

“去你家吧。”云雀性感的声音在纲吉耳边响起的时候,沢田纲吉就忍不住腿软,更何况云雀还顺势舔了一下他的耳朵再加上沢田纲吉刚被折腾过,他终于没忍住膝盖一软,踉跄一步栽倒在身后云雀的怀里。


“哦?沢田纲吉,你还想再在这里一发么?”云雀恭弥难得开起了玩笑,因为沢田纲吉的投怀送抱还有刚刚狠狠地咬杀了一顿这个雏儿一顿让他现在心情非常愉悦,沢田纲吉借着云雀的胳膊勉强站直身体,扭头狠狠的瞪了云雀一眼,偷偷的在心里盘算着有机会的话应该如果肢解这个可恶的男人。


但是又不经意想到刚才发生的事,他就忍不住脸红,稍稍低头打量了一下云雀已经穿好了裤子的裆部,仅仅快速的一瞥也没躲过一直在暗暗观察他的云雀的眼睛,...

生日快乐!

祝我9岁生日快乐!今天起就是一个忧郁的9岁小学生了,伐开心。

【剑网三】旁听者之段君衍

我是一个毒姐,也是一只毒萝。原本玩这个游戏为了圆自己那个肆意江湖的梦,玩了那么久,却把自己玩成了一个旁听者。

—序—

“我可以把你的故事写下来么?”

“请记得把区服和谐掉。”

“好。”

段君衍刚开始玩游戏的时候,唐门的资料片刚刚开放,他在游戏里玩了一个天策, 80年代左右?

刚开始接触这个游戏的时候,都会觉得不适应。

【云纲】等待的漫长

     这已经是夏川先生第四次在为自己妻子刘扫墓时遇到云雀先生了。


    他还是和之前的动作一样,看着那副棺材,低着头,表情藏在阴影里看起来暗昧不明。


    “云雀先生,又来陪沢田先生啊?你们的感情真好”夏川先生把自己带来的花束一束放在刘的坟墓前,一束递给云雀。


    “不,我们的关系并没有那么好。至少在他还在的时候。”云雀看着夏川递过来的花束,迟疑了一下接了过来。...


【文源】见

看到他不动声色的宠着你,你对他笑得毫无负担,我突然觉得没有录那一期节目真是太好了。


————————————

每天都要心疼我文源文远感觉好难过(。・ω・。)

【文远】想

马思远,我一直没告诉你,就连我唱哦买噶的时候,回忆里满满的都是你。

————————

只是男自2最后一期看的我异常心疼天宇文。总觉得官方单恋TAG打的太明显。

1 / 8

© 沢夏 | Powered by LOFTER